[ 登录 | 收藏本站
 
 
资料文献:
 
金硕首页 适合儿童的骨龄软件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业标准目录》中唯一的骨龄标准《中华-05》 骨龄应用服务与支持 骨龄应用,生长学相关资料文献 骨龄及生长学科学研究成果 关于金硕 联系我们
 
骨龄,骨龄新标准,骨龄学习,骨龄培训的新闻公告 新闻公告
 

国际奥委会关于高水平青少年运动员年龄确定的声明 

2011-06-14 

转自: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官网

    世界各地的大部分青少年运动项目根据生活年龄分组,以保证不同年龄组的运动员有同等的机会。根据不同运动项目,国际运动联合会组织不同年龄的高水平运动员的比赛,由13岁以下组至21岁以下组。在2010年8月,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International Olympic Committee, IOC)在新加波举办了第一届14~18岁青少年奥林匹克运动会。

  不仅对运动员,而且也对教练和随行人员来说,少年比赛的级别地位提高了,可能有相当多的奖励、更高的个人或国家的名望。这些比赛也为青少年运动员提供了重要的展现场地;在某些运动中,将为有才能的运动员确定了将来职业生涯道路。

  遗憾的是,在许多项目中,怀疑运动员的年龄大于官方确定个体合格所证明的年龄。因为比小年龄对手更具身体优势,年龄较大的运动员更可能被确定为有才能的运动员。

  国际运动联合会曾经揭露了几例文件欺骗,其目的可能是要使超龄运动员在较低年龄组比赛,以获取更好的比赛成绩。另一方面,也有低于年龄限度的运动员参加有低年龄限度项目的比赛(例如,14岁参加奥林匹克运动会);特别是那些晚熟者可能具有优势的项目,例如体操。

  应当注意到,大于或小于年龄限度的运动员不总是由于故意的欺骗。为了核实年龄,主管组织依赖于各种文件,例如出生证明、分娩医院的文件、护照、国家IDs、学校证明和警察机关文件等。虽然在大部分国家,这些文件是准确的(除非预先故意弄虚作假),但在其它一些国家,其有效性可能是有疑问的。由于地理、文化和其它原因,某些国家出生注册晚,有时推迟到入学才注册。也要注意到,参赛队的祖国不一定保证出生证明的准确性,特别是来自欧洲国家的许多队,许多运动员来自于非洲、亚洲、南美和中美洲的发展中国家。在这种情况下,同样需要仔细研究原国家的出生证明和其它官方文件。因此,不能完全信任出生证明或其它官方文件,而是要寻求确证年龄的可靠方法。

  在较大程度上,青少年运动员的运动能力由其成熟度所决定,因而与年龄有关。但是,虽然年龄是一种呈线性的因素,而生长和成熟因素却不是。青少年个体间的生长和成熟开始和速度有很大的不同,因此,相同年龄儿童的成熟度也不同。所以,可能难以使用成熟度的身体征兆或骨龄确定生活年龄。

  然而,年龄差异违背体育运动的精神和公平竞赛的原则,超龄或低龄运动员比赛也出现了其它的问题。首先是运动员本人或其对手的受伤风险问题。允许超龄比赛,更加成熟的运动员与年龄较小运动员比赛可能增加对手受伤的风险,特别是有接触和碰撞的运动项目,例如足球、手球。同样可以设想,允许低龄运动员参赛,可能使他们承担了与其真正年龄不相符的负荷和危险,这种负荷和风险不仅是身体上的,而且也影响儿童的心理和社会发育。

  IOC和国际运动管理机构承担了照管的委托责任,以保护包括优秀少年运动员在内的所有运动员的身体、心理健康和安全。同样,提出并使用适当的方法确定年龄不仅是保证公平竞赛所必需,而且也是保护青少年运动员健康和安全所必需。

  理想地,确定年龄的可靠方案应当可应用于所有运动项目,一种政策应当适用于所有年龄(12岁~21岁),应同样好地鉴别超龄和低龄运动员。本文的目的是确定是否存在有确定生活年龄的方法。

  为了讨论这个问题,2009年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IOC)组织了专家组,回顾运动员年龄确定的当前状况,其目的为向运动管理机构提供建议,并提出将来研究的需求。专家组认为有关年龄确定存在下列问题:(1)青少年运动能力-公平竞赛;(2)优秀少年运动员的健康和安全;(3)青春期发育和骨龄;(4)年龄确定中X线的使用;(5)年龄确定中无辐射方法的应用;(6)将来的方向。

  青少年的运动能力

  随生物成熟度的增长,青少年的许多运动能力得到改善。生物年龄所反映出的力量、有氧能力和无氧能力生理学参数的变化比生活年龄更密切,在青春期生长突增前后达到高峰。很早就观察到,在足球、网球和游泳等项目中早熟和发育一般的优秀运动员占多数,更大的力量、爆发力和速度是这些运动员具有竞技比赛的优势。但在其它一些运动项目,例如体操和跳水,与低成熟度有关的矮身高和体瘦是有利因素,可能说明了这些项目中晚熟者占优势的原因。

  男孩纵断研究证实,有氧能力(最大摄氧量)、力量青春期突增出现于身高突增高峰(PHV)和体重速度高峰前后。身体素质和力量的增长似乎在很大程度上与身体大小,包括体重、身高和瘦体重的变化相关。在女孩,有氧、无氧能力和力量随年龄的增长更呈线性,但尚无女孩的纵断研究,难以确定是否和男孩一样存在与青春期同步的生长突增。

  在两性别,有氧能力随年龄和成熟而增长,但女孩平稳状态的出现早于男孩。当以相对体重表示(ml/kg/min)时,男孩儿童期至青春期的有氧能力曲线相对平稳,而女孩却下降。当使用异速生长模型控制身体大小的非线性影响后,男女孩的有氧能力都增长,男孩的增长由青春期前至成年期,而女孩的增长则是由青春期前至青春期。

  随年龄和成熟,无氧能力也增长。但现有文献不能确定成熟度对无氧能力发育的影响是否与其对身体大小和组成的影响无关。青春期后男孩的无氧能力继续增长(女孩也可能)。这种现象可能解释了在反映短时间、高强度无氧能力的运动项目中,青春期后运动成绩得以改善的问题。青春期后无氧能力提高的原因尚未阐明,但可能与神经肌肉控制和糖酵解能力的改善有关。

  青春期两性别的力量增长与体重速度高峰一致。青春期前的力量性别差异很小,而在青春期男女孩力量的差异(特别是上体力量)非常显著。但是,当以相对瘦体重表示力量是,这种性别差异下降,但并未消失。当考虑到体重的变化时,随成熟的等动力量的增长无显著性。

  解释年龄和成熟影响运动能力生理学参数的困难在于如何同时消除身体大小和组成变化的影响。为了达到这一目的,在不同的研究中曾经使用了不同的方法。虽然比例(以相对体重表示)尺度有重大局限性(即假设了功能变量与体重为线性关系),但仍然是使用最普遍的方法。另外一种方法是异速生长尺度分析,来检验身体大小与测量变量之间的关系。在早熟、一般和晚熟男孩,体重和身高氧耗量峰的异速生长指数不同。

  无氧(100m)和有氧(1500m)田径项目运动成绩记录的评论强调了青少年公平竞赛的难度。男女孩的运动能力随年龄而提高,反映了超龄运动员与较小年龄运动员比赛时所具有的优势。

  图1和图2为男女孩田径项目(100m和1500m)的记录。

  生长和成熟不是线性因素,也不是身体能力的发展。青春期中,个体间生长和成熟的开始和速度有很大的不同,解释了为什么相同生活年龄的儿童在身体大小和生理功能以及运动能力方面所存在的显著差异。

图1.美国青少年100米跑记录

图1.美国青少年100米跑记录

图2.美国青少年1500米跑记录

图2.美国青少年1500米跑记录

优秀青少年运动员的健康和安全

  临床医生的经验和对青少年身体和生物化学特点的了解,特别引起对生活年龄或成熟程度存在差异时出现损伤风险的关注。当由于与超龄和低龄对手比赛而加大失配时,问题将进一步加重。尽管有关年龄或成熟度差异引起损伤风险增加的证据很少,但青少年运动员的健康问题足以使某些运动管理机构在少年接触性项目中使用年龄体重分组,例如,摔跤、美式橄榄球和英式橄榄球,以及在某些少年体操项目使用年龄身高分组,以减少损伤的风险。在生长和发育成熟期,存在许多潜在的增加青少年运动员损伤风险的因素。

  生长和成熟过程中,软骨和骨力学性质的变化更易使青少年运动员受伤。已知青春期生长软骨更厚、更脆弱,这就可能增加骨骺和骨突的损伤风险,未发育成熟的关节软骨也相对软弱,更易受到压力损伤。在线性生长高峰时,总矿物质含量下降,骨折率高峰与青春期生长突增相关。

  与生长和成熟中的软骨和骨的变化一样,肌肉数量和适应性变化也影响损伤风险。已知瘦体重增长峰先于骨矿物质下降前出现,因而出现更强壮的肌肉牵拉相对较弱的骨的状况。适应性下降也是青春期损伤的一个风险因素。但是仍然还不清楚,适应性是否受到生长的影响。Phillaeparts et al发现,在PHV时适应性下降,PHV后12个月达到高峰,而Feldman et al发现生长似乎不是青春期前后适用性下降的原因。

  骨和生长板相对较弱的时间与关节保持一定位置或移动一定范围的转矩增加时间相对应。这些变化与生长和成熟中肢体力量和质量相对增加有关,这样就导致了更大的关节转动惯量。这种生物力学的变化也反映在功能性活动中,Hawkins和 Metheny估计青春期生长突增后,产生相同的加速度,力量要增加30%。

  生活年龄和成熟度似乎对青少年运动员的损伤发生率有同样的影响。许多跨不同项目的研究证明,随生活年龄的增长损伤发生率增加。生物年龄对损伤风险影响的证据存在某些不一致。尽管一些研究证实,随成熟度增长损伤发生率增加,但也有研究发现,成熟较低的运动员损伤风险增加,或是成熟度对总损伤发生率无影响(表1)。

表1. 成熟状况对损伤风险的影响

作者, 国家 运动项目 成熟度评价 结果
Violette,美国 美式橄榄球

  12-18岁,N=486

体重和身高,握力

  青春期

损伤运动员较矮、较轻和成熟度较低;当与年龄相当的体重更大、更成熟的运动员对抗时更易受伤。
Backous,挪威 足球

  6-17岁,n=1139

身高,握力 成熟高(高/弱)比成熟较低(矮/弱)或成熟较高(高/强壮)男孩受伤比例显著较高。
Linder,美国 美式橄榄球

  11-15岁, n=340

Tanner发育分期 Tanner3,4,5期与较高的损伤发生率有关。
Michaud,瑞士 多项运动

  9-19岁, n=3609

自己报告Tanner发育分期 Tanner4,5期与较高损伤发生率相关。
Malina,葡萄牙 美式橄榄球

  9-14岁, n=678

预测的成熟身高百分数 成熟度状况与损伤风险无关。
Le Gall,法国 优秀足球运动员

  12-14岁

X线摄片,骨龄 不同成熟运动员之间损伤发生率无差异,生物成熟度较低运动员重大损伤发生率较高。
Johnson,英国 优秀足球运动员

  9-16

X线摄片,骨龄 单独成熟状况无影响,成熟状况、比赛和训练时间共同解释了损伤率变异的48%。

  但是,仅损伤发生率数据不能完全描述低龄或未成熟运动员潜在的威胁。在优秀少年足球运动员中,以生活年龄和骨龄差值估价的生物年龄失配与成熟度较低运动员的重大损伤发生率较高相关。在一项男优秀青少年足球运动员的研究中,14岁以下运动员训练中出现了更多的损伤,也比年龄较大运动员出现了更多的过度使用的损伤。最近的研究中,男子优秀青少年足球运动员的成熟状况、比赛和训练时间共同解释了损伤率变异的48%。

  根据这些研究,临床医生所关注的是,在骨骼易损性时期青春期运动员可能更易受到过多训练和高水平比赛负荷的影响,使运动员处于更大的损伤风险之中。在这些比赛中出现的低龄或超龄运动员问题进一步扩大了这种风险。

  青春期状况和骨龄

  青春期是由儿童期向成年期转变的过程。评价青春期状况和对青春期进展的影响是确定身体成熟度和素质的主要部分。

  不同的因素影响青春期开始时间,其中许多尚不了解。青春期发育延迟可能与体质性(遗传)原因、营养状况、能量消耗或更重大的疾病有关。青春期早熟也可能与遗传倾向、内源性雄激素或雌激素过多,或是有意与无意的类固醇激素暴露有关。

  在体育领域,青春期开始和进展的正常变异可能影响运动能力。发育变异也使决定适当参赛年龄的问题变得复杂起来。男孩开始青春期生长突增的正常年龄范围由10.5岁至16.0岁,在生活年龄13.5岁至17.5岁完成生长。同样,女孩青春期生长突增开始年龄的正常范围由9.5岁至14.5岁(图3)。

图3. 青春期发育的范围与进展
图3. 青春期发育的范围与进展

    男女孩青春期发育开始年龄范围宽大。女孩乳房开始发育即Tanner发育2期确定为进入青春期,反映了雌性激素的生成,在8~13岁之间出现。在青春期早期阶段,纵向生长速度增长,平均在Tanner3期达到生长速度高峰。女孩的青春期生长突增期相对较短,大约持续1.5年,然后下降到低于青春期前的生长速度,逐渐缓慢地停止生长。生长进展至初潮,持续时间平均在2.4年(SD 1.1),在初潮时纵向生长已经完成绝大部分。

    在男孩,睾丸体积增大到≥4ml,说明开始青春期发育,一般出现于9岁~14岁之间。此后,男孩的纵向生长速度增加,在Tanner4-5期时达到高峰,持续时间长于女孩,在迅速下降之前约持续3年。在生长速度下降时肌肉力量增长到顶点。睾丸体积达到成年需要3.2年(SD 1.8)的时间。

    男女孩青春期开始年存在种族差异。在种族混合的背景下,这些差异增加了青春期开始时间的总体变异。虽然研究尚待进行,但不同种族人群的青春期进展速度也可能是不同的。经常使用骨龄来估价儿童青春期年龄范围。在青春期发育延迟或加速的儿童,骨发育提前或延迟的程度一般与青春期的提前和延迟相一致。但是,对于在正常青春期发育范围内的儿童,青春期开始时骨龄的可变性并不比生活年龄小,骨龄与青春期发育开始无清晰的关联。

    普遍使用纵向生长图表评价生长和青春期发育。应用研究说明,男女孩青春期生长突增开始时间存在变异,有不同的生长形式,达到最终身高的生活年龄在平均数上下2SD之内。虽然在Greulich和Pyle标准中的骨龄17岁时,达到骺闭合与最终身高,但由于青春期发育的可变性和性类固醇激素的暴露而无清晰对应的生活年龄。较早达到身体成熟的儿童的骨龄可能比生活年龄提前几年,在晚熟者也可见类似的延迟。

除了决定青春期发育进程的睾酮和雌性激素水平增长之外,其它激素因子也增加。胰岛素样生长因子-I,胰岛素样生长因子结合蛋白-3,双氢表雄酮和双氢表雄酮硫酸盐都随年龄而增长,看起来这些激素的参考值范围是有年龄依赖性的,但其增长又不确实依赖于年龄,而更多的是依赖于青春期发育状况。胰岛素样生长因子-I和胰岛素样生长因子结合蛋白-3的增长依赖于生长激素的增加,而生长激素的增加又依赖于长期睾酮水平的增长。双氢表雄酮和双氢表雄酮硫酸盐水平随肾上腺成熟而增长,开始增长时的生活年龄也有很大的变异性。因此,在临床中不以生活年龄解释这些激素水平,而是以青春期状况和骨龄来解释。所以,对于年龄确定来说,并不比骨龄更有价值。

    青春期开始时的骨龄可变性以及青春期开始的宽大变异使得骨龄用于诊断和治疗的目的,对于生活年龄的确定价值不大。

X射线在确定年龄中的应用

    骨龄是评价生物年龄最准确的方法。对许多儿童临床疾病,骨龄评价有重要价值。这些疾病包括,对称肢体大小不等,脊柱侧凸,膝关节外科治疗和影响成熟的激素疾病。

    在每一骨端都有骨化中心,并附着与骨长轴垂直的生长板(生长端)。骨骺的软骨细胞增殖和矿化,生成新骨贡献于骨干的生长。

骨成熟结束时,骨骺与骨干融合,骨骺消失。身体不同部位的骺骨化与骨的融合非同步发生。在某些骨,出生后立即开始骨化,而在另外一些骨在14岁~17岁之间骨化。骨骺融合和骨骺的闭合时间也是可变的,在10和25岁期间,女孩骨成熟约提前于男孩2岁。

    有三种经常使用的骨龄评价方法,Greulich–Pyle法,Tanner–Whitehouse法和Fels法,都根据左手腕X线片。

    最近也使用左肘评价骨龄(Sauvegrain法),较好地解决了青春期前的骨龄评价问题。但是使用左手腕X线片骨龄仍然是生物成熟度评价的金标准。最广泛使用的骨龄评价方法为1950年提出的Greulich–Pyle骨成熟度图谱。该图谱由代表男女孩左手腕平均骨X表现的图谱组成。

    Tanner、Whitehouse和Healy (TW1)在1962年发表了更为详细的X线摄像方法,1975年的修订版为TW2法,2001年修订版为TW3法。评价桡骨、尺骨、腕骨和指骨的成熟度得分,使用各骨得分之和确定骨龄。

    Fels法是评价骨龄的第三种方法,根据于Fels纵断研究中的北美儿童样本。和前两种方法一样,使用左手腕部X线片。使用手腕骨相对成熟度水平和测量某些骨骺与骨干直径比例打分,然后将得分输入计算机计算骨龄。

    骨龄的评价受到种族变异和生活条件(营养、疾病)的影响。Greulich–Pyle方法由1000名1930s的美国俄亥俄州克利夫兰中上阶层家庭儿童得出;TW2方法根据于2700名1950s和1960s初期的英国中下阶层儿童。Greulich–Pyle儿童比TW2儿童成熟的更迅速,6岁以后相差9个月。

为了补偿种族变异,TW3更新了参考标准人群,依据于英国、比利时、意大利、西班牙、阿根廷、美国和日本儿童。其后,在几个国家和不同的样本检验了TW2和TW3方法。在Ortega et al对巴西人的研究中,使用TW3法,不同年龄组骨龄与生活年龄的平均差值范围为男−0.7~0.3岁、女−0.4~0.8岁;使用TW2法,分别为男−0.7~1.4岁和女0.6~1.9岁,青少年的TW2法和TW3法骨龄差异超过了1岁。Haiter-Neto et al进行的另外一项巴西人的研究证实了这些结果。作者发现,TW3和生活年龄之间,以及Greulich–Pyle与生活年龄之间都存在密切的相关关系。德国Schmidt et al。的法庭年龄诊断的研究(48名男和44名女,12-16岁)表明,TW3骨龄与生活年龄之间的平均差值为-0.4~0.2岁,而使用TW2法平均差值为-0.1~1.4岁。在Zhang et al。对17000多名中国儿童的研究中,青春期初期TW3减生活年龄的相应差值为男1.0~1.3岁、女0.2~1.0岁。Büken et al在土耳其人(333名健康儿童,11-16岁)的研究中使用了TW3法和Greulich–Pyle法,Greulich–Pyle骨龄与生活年龄之间差值为男-0.7~0.9岁、女0.4~1.1岁;TW3骨龄与生活年龄之间差值为男-0.7~0.1岁、女-0.6~-0.1(表2)。

                         表2. Greulich–Pylef法和Tanner–Whitehouse法的评估

作者 国家 N(岁) 方法 BA减CA
Haiter-Neto 巴西 360 (7–15) GP TW3 −0.4 ~ 1.3

−0.6 ~ 1.0

−1.2 ~1.0

−0.5 ~ 1.9

Ortega 巴西 214 (7–17) TW2 TW3 −0.7 ~1.4

−0.7 ~ 0.3

0.6 ~ 1.9

−0.4 ~ 0.8

Schmidt78 德国 92 (14–16) TW2 TW3 −0.1 ~ 1.4*

−0.4 ~ 0.2*

 
Zhang 中国 17401 (1–20) TW3 1.0 ~ 1.3 0.2 ~ 1.0
Büken80 土耳其 333 (11–16) GP TW3 −0.7 ~ 0.9

−0.4 t~ 0.1

0.4 ~ 1.1

−0.6 ~ −0.1

    此外,也有一些研究使用TW3法评价了优秀青少年运动员的骨龄。Malina et al研究了一组12~16岁葡萄牙男优秀足球运动员的骨成熟度,发现运动员的骨龄提前于生活年龄,其结论为早熟者参加足球运动有利。

    使用TW2法评价263名游泳运动员(178男,85女,12-14岁)也发现了类似的结果,男孩平均生活年龄12.8岁,骨龄14.2岁;女孩分别为12.7岁和13.5岁。在女子优秀青少年体操运动员,Claessens et al发现了不同的模式,在某些年龄组,例如17岁组,生活年龄比TW2骨龄大3岁。

这些依据手腕X线片评价骨龄的方法的主要优点是最省时,并证实有充分的可重复性,其缺点为必须使用电离辐射。虽然左手腕的电离辐射剂量很小(放射暴露0.00017mSV)并几乎可忽略,相当于英国大部分城市1小时的本底辐射,但许多国家的伦理委员会并不认可X线用于儿童青少年年龄确定的目的。

    在估价生活年龄中使用X射线的另一个局限性是男女2岁的骨成熟度差异。因此在骨生长完成时,在最低成熟的男孩和最高成熟女孩之间存在生活年龄4岁的差异。因为女孩完成生长比男孩早2年,所以男女孩骨龄上限分别是18岁和16岁。

    因为常用的X线图谱方法主要依据1931~1942年期间俄亥俄州克利夫兰的儿童(白人,欧洲后裔,相对高的社会经济阶层),所以,尚不清楚这些数据是否代表当代不同人群的儿童。

    虽然骨龄是评价生物年龄最准确的方法,但使用X线扫描的骨龄评价是有局限性的,并不能准确地确定生活年龄。在相同生活年龄的青少年已经观察到了有几岁的骨龄变异。

 

在年龄确定中无辐射方法的使用

 

MRI在年龄确定中的应用

    使用MRI估价生长板成熟的临床应用尚有一定的限度。使用MRI法初步研究了:(1)生长板的大小;(2)关节周围骨骺正常闭合形式;(3)骨骺生长停止。但是,目前这些方法都未得到广泛使用。

    国际足球联合会医学评价研究中心(F-MARC)已经研究了以MRI评价生长板进行年龄确定。在国际17岁以下足球锦标赛中,根据左侧桡骨远端骨骺融合程度,使用MRI估价健康青少年足球运动员的年龄。该研究的基础是应非损伤方法的要求,消除射线风险,探讨青少年足球运动员呈报的或文证年龄的准确性。根据正常人群的分析,将骨骺融合分为6个不同的融合等级(I)完全未融合;(II)开始融合,骨骺内有最低的高密度;(III)桡骨横断面小梁骨融合不足50%;(IV)桡骨横断面小梁骨融合超过50%;(V)任何切面中残留的骨骺不足5mm;(VI)完全融合。

总计选择了来自不同种族、地理区域和高原(瑞士、马来群岛、阿尔及利亚和阿根廷)的496名健康男性14-19岁青少年足球运动员,选择的标准为国家/地区俱乐部并有可靠出生文证的足球运动员。

    骺生长板的MRI评价表现出高度的评价者之间(三名评价者)的可靠性(r=0.95,大部分读数为0.98)和可重复性(0.95~0.98)。MRI骨骺融合等级评价表明,与年龄的增长显著相关,年龄解释了融合状态48%的变异(r=0.69)。任何融合状态的年龄变化相当宽大,仅有1名17岁以下的运动员(占所有17岁以下运动员的0.8%)评价为完全融合。尽管如此,大多数17岁以上运动员(85%)并未完全融合,这就提示出,虽然完全融合是≤17岁年龄的指征有高度的敏感性(96%,只有几例假阳性),但这个指征的特异性不高(59%,许多的假阴性)。因此,完全未融合仍然不一定排除17岁以上的运动员。但是,一名运动员低于17岁和表现出完全融合的几率是很高的。

    第二步,在国际U17足球比赛中,F-MARC研究组应用腕部MRI来确定年龄,共检查了四项国际比赛的189名优秀足球运动员代表性样本,两项比赛的运动员年龄必须在17岁以下,另两项比赛必须是17岁或以下。

    检查结果与最初公布的结果显著不同。首先,所有年龄组骨骺闭合的百分数较高,占所有被检运动员的21%,而在以前研究的16和17岁组中占5%。而且,与参照人群不同,年龄分类与融合程度之间无显著性相关。总之,国际17岁组比赛中的运动员似乎比类似年龄的参照足球运动员人群更加成熟。

    在这些研究的基础上,作者提出:在青少年比赛中,MRI是筛查运动员的可行手段,特别是对U16和U17组,U17组运动员文件证明年龄不是都准确的。

    作者建议,应将MRI法扩展到其它种族人群,也应使用身高、体重,可能的话使用身高和体重速度,来确定年龄。可以想象,将这些影响因素和性别、种族、运动技术水平结合起来预测年龄,可能改善年龄预测的准确性。似乎需要进一步研究所依据图像的基本前提,是使用X线摄像还是MRI,而不是对MRI方法学本身的挑战。肯定的,使用MRI作为筛查手段的可行性(包括标准化方案和病人定位)已经得到的充分的证实。

目前,尚无支持可使用腕部MRI对14岁以下和17岁以上年龄的运动员进行年龄确定的证据。但是,如果确实具备了更准确的年龄预测算法的话,MRI确定年龄将是有前途的一种手段。

超声在年龄确定中的应用

    手腕和肘部超声是另外一种无辐射的技术,已经提出了可作为年龄确定手段的可能性。超声的优点超过了其它方法,费用相对便宜并可广泛使用。在现场使用便携式设备可很容易地进行超声检查,病人的顺从性普遍较好。超声的局限性在于它对操作者的依赖性,评价者内和评价者之间的评价可靠性较低,文件和图像传递标准化存在困难。现有的根据腕部超声确定年龄的研究很少,仅有一项初步研究报告。最近的一项应用研究使用固定的传感器设备,测量了用于年龄确定的生长板传导速度。Mentzel et al研究了评价骨成熟度的超声方法,与Greulich–Pyle和TW3比较后,对其有效性提出了否定的证据。

    为了进一步了解超声对年龄确定的价值,尚需根据现有X线放射学评价金标准来确认超声应用的效用。

将来的方向和研究

    目前,放射学方法骨龄评价仍然是金标准。但需要进一步研究成熟过程中骨龄评价的可靠性和有效性

应将足球运动员的MRI研究扩展到其它运动项目或临床,需要将MRI评价结果与已确立的放射学方法(Greulich–Pyle, TW3)相比较,提供MRI可靠性的证据。这样做是为了搞清楚目前发现的某些外观表现的不同是否导致了“骨龄与生活年龄”之间的差异,而不是针对MRI方法本身的准确性。在成熟过程中,当桡骨远端闭合相当晚时,为了年龄确定和较小年龄组中的分类,可研究其它生长板的闭合。在肘和肩部位,14~18岁不同个体骨骺的骨化有更宽大的时间范围,这些部位的放射学评价可能较好地辨别这些年龄间隔中的骨成熟度。应当考虑和检验使用MRI评价肘部Sauvagrain法的年龄分布。但是,为本目的而使用X-射线是与WHO和国际原子能管理机构的伦理准则相抵触的。

    可在使用常规X线片评价骨龄的机构进行超声确定年龄有效性的研究。在因各种原因拍摄X线片时,可增加检查(MRI或超声),同时进行人体测量和其它数据登记,包括年龄、体重、站立身高和坐高、父母身高以及体育运动水平等。其它两项将来的非放射学年龄标记是 “细胞年龄” 生物标记物,包括评价端粒缩短和测量外周T细胞中p16INK4a的表达。目前,还未在儿童研究它们的应用,仍然处于理论研究阶段,但是在成年人,将来可能成为确定生理年龄/生活年龄有效方法的证据在不断的增多。

结论

  为了保证公平竞赛并保护青少年运动员的健康和安全,有必要提出和使用适当的年龄确定方法。但是,生物成熟度对总损伤发生率影响的证据有些不一致。虽然在体育比赛中,生活年龄的确定已成为保证适龄参加者的焦点问题,但非病理性青春期发育的变异可能是优秀运动员取得成功的自然优势之一。

    现有的血样、X射线、超声和MRI法都不足以成为确定优秀青少年运动员生活年龄的方法。在与身体成熟度有关的运动项目中,正常青春期开始时间的宽大变异,更不用说显著的延迟和性早熟,使与成熟度有关的运动项目难以达到公平竞赛。由血样测得的激素数值依赖于青春期发育,所以采用激素标记物确定年龄并不可行。因为相同生活年龄的青少年骨龄的变异达到4岁,所以X射线法骨龄评价不能准确测定生活年龄。对目前非损伤性(无射线)年龄确定方法的概括如下:(1)MRI可重复性地评价骨骺闭合;(2)目前在足球项目中建立的MRI方法具有项目(足球)和年龄(<17岁)特异性,国际足球运动员似乎比国家/地区俱乐部运动员成熟较早;(3)目前尚无支持使用腕部MRI来确定14岁以下和17岁以上运动员年龄的证据;(4)应当检验MRI用于年龄确定的有效性和适用性;(5)在很大程度上尚不了解超声的有效性。超声评价腕部和肘部生长板可能具有确定年龄的可能性,但尚需进一步的超声测定确认研究。

 

返回骨龄,生长学评价,骨龄标准推广及培训的新闻、公告的上一页

 
  用户登录

   账 号:

   密 码:

 
联系我们
  电话:400-600-8865  0311-86857583
  Mail:1441249555@qq.com
  QQ联系: 1441249555
 
  资料文献 更多>>  
 
 
  公告 更多>>  
 
  新闻 更多>>  
 
致力于推广适合当代儿童的骨龄标准|提供最好的骨龄应用、生长发育评价软件及相关服务
返回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冀ICP备19020888号 | Email:28655941@qq.com | 电话:400-600-8865    0311-868575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