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录 | 收藏本站 ]  
资料文献:
专业的骨龄标准应用服务提供商 适合儿童的骨龄软件;使用新骨龄标准的骨龄软件,准确进行身高预测 新骨龄标准《中华-05》 骨龄标准应用软件以及身高预测软件的服务与支持 骨龄应用、身高预测与生长发育相关资料文献 骨龄标准及生长学科学研究成果 关于专业的骨龄标准应用服务提供商 联系我们
    注:2006年,适合当代中国儿童的骨龄标准《中华-05》代替《中国人手腕骨发育标准CHN法(TY/T 001-1992)》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行业标准》。点击这里查看详情
适用于医疗领域的骨龄软件
用于医疗领域的
骨龄软件
用于司法骨龄鉴定的骨龄软件
用于司法骨龄鉴定的
骨龄软件
用于文艺及体育领域的骨龄软件
用于文体领域的
骨龄软件
入门型的骨龄软件
入门型的
骨龄软件
适合儿童的骨龄标准培训
适合儿童的
骨龄标准培训
联系电话:0311-86857583
骨龄,骨龄监测,预测身高,矮身高资料  资料文献

15.为什么提出第二掌骨骨皮质指数(MCI)参考标准

摘要

    本文是介绍新骨龄标准-《中国人手腕骨发育标准-中华05》系列文章的第15篇。《中国人手腕骨发育标准-中华05》课题组依据3-19岁儿童大样本,提出了中国城市青少年儿童MCI正常值,并应用BCPE模型制订了MCI评价图表的必要性

关键词:中国人手腕骨发育标准,华05,骨皮质,掌骨,骨皮质指数

文章作者:本站原创
作者单位:金硕软件
录入日期:2010/2/14

    在1960年,Virtama et al.(1960)拍摄了由尸体解剖得到的26块近节指骨X线片,计算了骨皮质面积与其余面积的比值(百分数),并将这26块指骨在800℃下燃烧得到骨灰;发现皮质骨面积的百分数与骨灰重量高度相关(r=0.707, P<0.001),计算的回归方程为:Y=46.5X – 4(Y为骨皮质面积的百分数%,X为实际的矿物质含量,g/cm3)。据此提出指骨的骨皮质厚度可以用来估价矿物质含量。在同年中,Barnett et al.(1960)报告了使用骨皮质厚度诊断骨质疏松的新方法。该方法使用普通的直尺(mm)测量成年人对照组(125名)和疾病组(150名有骨代谢疾病)的外周骨(股骨与手部第二掌骨)的皮质骨厚度,以及中轴骨(腰椎锥体)的凹度,将计算的结果称为分值。结果发现,在正常对照组中,仅第二掌骨的皮质骨厚度分值与年龄显著相关,在疾病组中,仅女性股骨与第二掌骨分值与年龄负相关。使用由对照组得出的正常值标准评价疾病组,有58%的病人分值在正常值以下。他们认为,皮质骨厚度测量为常规筛选骨质疏松疑似病例提供了简单而有价值的方法。

    上述的研究为临床医学开辟了X线影像计量学(Radiogrammetry)领域。在临床应用的最初十多年中,主要针对中老年的骨量减少和骨质疏松的评价。因为不同人群骨骼的大小以及一定骨骼大小时的骨量存在明显差异(Dequeker, 1976),所以在美国、尼日利亚以及欧洲的许多国家建立了不同人群的第二掌骨的掌骨指数(metacarpal index, MCI)的正常值。

    但是,第二掌骨MCI在临床中的应用也具有一定的局限性。首先,MCI虽然与中轴骨的骨质量显著相关,但不能直接测量小梁骨,而大部分骨代谢疾病对小梁骨的影响大于管状骨。第二,早期MCI测量误差较大,Dequeker(1976)报告了观察者内和观察者间的误差,第二掌骨外径的测量误差分别为1.2%和1.5%;内径分别为4.8%和6.4%。骨皮质内经误差较大在于确定褶皱状的内表面边缘存在一定的困难,因而应以明确的定义作为定位准则,以提高测量的准确性。同时,也有作者使用多块掌骨的骨皮质平均数计算MCI,减小了测量误差(Saville, et al., 1976)。

    由于骨密度测量新方法的出现,例如单光子吸收法(single photon absorptiometry, SPA)、双光子吸收法(dual photon absorptiometry, DPA)、定量计算机X线断层摄影技术(quantitative computed tomography, QCT)和双能X吸收法(dual X –ray absorptiometry, DXA),能够直接测量主要由小梁骨组成的中轴骨的骨量,而使临床应用偏重于新的测量方法。但在1990s,随医学图像识别技术的发展以及应用外周骨骼测量骨密度的方法逐渐增多,导致了重新使用X线片放射学测量作为骨密度的测量方法,所不同的是采用了数字化图像的计算机自动识别技术(Nielsen, 2001),称为数字化X线片测量法(Digital X-ray radiogrammetry, DXR)。DXR可以快速测量多项指标,自动鉴别出解剖学界限标志,准确和精确地确定骨的边缘,观察者内和观察者之间的测量误差减小到约1%,自动评价系统还可将DXR与纹理分析结合起来测量骨密度(Jorgensen et al., 2000)。

    许多儿童疾病不仅影响到儿童的生长,而且也影响骨量的增长,尤其是一些慢性疾病需要多次拍摄手腕部X线片,进行骨龄评价,监测骨的发育(例如GH缺乏、特纳综合症、Marfan综合症、骨发生不全、哮喘等),同时应用手腕部X线片测量MCI,监测骨量变化可避免额外的X线暴露,因而MCI在儿科领域的应用日益增多。

    掌骨指数反映了骨皮质的骨膜敷着生长(periosteal apposition)和骨内膜的再吸收,因此激素水平,例如生长激素、性激素、甲状腺激素或糖皮质激素,和营养状况是影响儿童掌骨指数的主要因素。Mentzel et al.(2006)使用DXR估价慢性炎性肠病(Chronic inflammatory bowel diseas)和哮喘(Asthma)疾病儿童的骨质减少(Osteopenia),但许多研究仍然使用了在常规手腕X线片上直接测量的MCI监测矮身高儿童(Bettendorf et al., 1998)和先天性肾上腺增上儿童(Paganini et al., 2000)治疗过程中的骨质量。Deqiong et al.(2003)在上肢骨折儿童的骨密度研究中发现,低骨量(皮质骨和小梁骨)是儿童手腕和前臂骨折的风险因素,DXA测量的脊椎体积BMD和MCI是显著的预测变量。

    人进入中年以后,特别是绝经后的妇女,随年龄的增长掌骨外径基本保持不变,但骨髓(掌骨内径)的宽度增加而致骨皮质变薄,掌骨指数下降(Aguado et al., 1997)。但在儿童青少年则不同,在生长发育期掌骨外径持续增加;青春期前掌骨内径也增长,但在青春期掌骨内径逐渐下降,骨皮质迅速增厚,掌骨指数增大,在青春期结束时基本达到稳定状态。在不同人群,骨皮质厚度的变化规律相同,但中国儿童不同年龄时的掌骨指数的绝对值大于欧洲儿童(Malich et al., 2003)。

    皮质骨和小梁骨具有不同的代谢特征,小梁骨的代谢活性高于皮质骨,在骨质疏松中小梁骨的丢失较早开始,所以应用双能X线吸收法(DXA)测量中轴骨的骨密度得到了广泛的重视。但是,除骨质疏松外的许多疾病,例如甲状旁腺机能亢进(Adami et al., 1998)、甲状腺机能亢进、以及儿童期蛋白质-热量营养不良均引起皮质骨的丢失(Mentzel et al., 2006);也有研究发现风湿性关节炎病人掌骨指数较低(Ozgocmen et al., 1999),糖尿病伴随以骨髓腔的直径的增大(Auwers et al., 1988),而这些疾病对中轴骨(小梁骨)的骨质量并未产生显著影响,所以对类似疾病骨质量的监测应当以皮质骨为重点。但在中轴骨和外周骨应用DXA法,或在外周骨应用定量超声法测量骨密度时都不能区分皮质骨和小梁骨的代谢变化,因而结合使用掌骨指数能够较全面了解骨质量,有益于更多疾病的诊断与治疗监测。

    为此,《中国人手腕骨发育标准-中华05》课题组依据3-19岁的11685名(男5763名,女5895名)儿童大样本,提出了中国城市青少年儿童MCI正常值,并应用BCPE模型制订了MCI评价图表(张绍岩等,2009)。

参考文献

Virtama P, Mahonen K. Thickness of the cortical layer as an estimate of mineral content of human
    finger bones. Br J Radiol, 1960, 6: 60 -62.

Barnett F, Nordin BEC. The radiological diagnosis of osteoporosis. A new approach. Clinical
    Radiology, 1960, 11:166-174.

Dequeker J.Quantitative radiology: radiogrammetry of cortical bone. Br J Radiol, 1976, 49:912-920.

Saville PD, Heaney RP, Recker RR. Radiogrammetry at four bone sites in normal middle-aged women:
     their relation to each other, to calcium metabolism and to other biological variables. Clin Orthop
     Relat Res, 1976, 307–315.

Nielsen SP. The Metacarpal Index Revisited. J Clin Densitom, 2001, 4: 199-207.

Jorgensen J, Andersen P, Rosholm A, et al. Digital X-ray radiogrammetry: a new appendicular bone
    densitometric method with high precision. Clin Physiol, 2000, 20:330–335.

Mentzel HJ, Blume J, Boettcher J, et al. The potential of digital X-ray radiogrammetry (DXR) in the assessment
    of osteopenia in children with chronic inflammatory bowel disease. Pediatr Radiol, 2006, 36: 415–420.

Mentzel HJ, Blume J, Boettcher J, et al. The potential of digital X-ray radiogrammetry (DXR) in the assessment
    of osteopenia in children with chronic inflammatory bowel disease. Pediatr Radiol, 2006, 36: 415–420

Mentzel HJ, Mainz J,  Schäfer M, et al. Peripheral Bone Status In Children With Asthma Evaluated By Digital
    X-Ray Radiogrammetry. Internet J Radiol. 2006, 5(1):5-13.

Bettendorf M, Graf K, Nelle M, et al. Metacarpal index in short stature before and during growth hormone treatment.
    Arch Dis Child, 1998, 79:165-168.

Paganini C, Radetti G, Livieri C, et al. Height, Bone Mineral Density and Bone Markers in Congenital Adrenal
     Hyperplasia. Horm Res 2000;54:164–168

Deqiong MA, and Jones G. The Association between Bone Mineral Density, Metacarpal Morphometry, and Upper
     Limb Fractures in Children: A Population-Based Case-Control Study. J Clin Endocrinol Metab, 2003, 88(4):
    1486–1491

Aguado F, Revilla M, Villa LF, et al. Cortical bone resorption in osteoporosis. Calcif Tissue Int, 1997, 60:323–326.

Malich A, Freesmeyer MG, Mentxel HJ, et al. Normative values of Bone Parameters of Children and Adolescents
     Using Digital Computer - Assisted Radiogrammetry ( DXR ). J Clin Densitom, 2003, 6:103-111.

Adami S, Braga V, Squaranti R, et al. Bone measurements in asymptomatic primary hyperparathyroidism. 1998,
    Bone, 22:565-570.

Ozgocmen S, Karaoglan B, Kocakoc E, et al. Correlation of hand bone mineral density with the metacarpal cortical
    index and Carpo:metacarpal ratio in patients with rheumatoid arthritis. Yonsei Med J, 1999, 40:478-482。

Auwers J, Dequeker J, Bouillon P, et al. Mineral metabolism and bone mass at peripheral and axial skeleton in
    diabetes mellitus. Diabetes, 1988, 37:8-12.

张绍岩 张丽君 张继业 邢艳丽 李贺体. 中国大中城市儿童第二掌骨的掌骨指数正常参考值. 中国实用儿科杂志, 2009,

相关文章
相关公告和新闻

返回上一页 
  用户登录
账 号:  
密 码:  
  
联系我们
  电话:400-600-8865  0311-86857583
  Mail:1441249555@qq.com
  QQ联系: 1441249555
关于带权限资料文献的声明:
1、未经我站书面许可,任何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本站已设置权限的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使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把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
2、已经本网授权使用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站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资料文献目录
跳过导航链接。
折叠 国际学会简介国际学会简介
劳森-威尔金斯儿科内分泌学会简介
生长激素研究学会简介
欧洲儿科内分泌学会简介
折叠 矮小症治疗与监测科技文献矮小症治疗与监测科技文献
展开 矮小症诊断与治疗国际共识指南矮小症诊断与治疗国际共识指南
展开 矮小症病因鉴别诊断刺激试验矮小症病因鉴别诊断刺激试验
展开 矮小症诊断与治疗矮小症诊断与治疗
生长发育中的Ghrelin(格瑞林)和生长激素促分泌素受体
折叠 骨龄与生长学标准介绍骨龄与生长学标准介绍
2006年世界卫生组织儿童生长标准
2007年世界卫生组织学龄儿童和青少年生长参考标准
以不同类骨(RUS和腕骨)建立的手腕部骨龄标准有更广泛的应用前景
不同骨龄测试方法(CHN法、中华-05 RC法和中华-05 RC图谱法)在青春期后期(掌指骨融合后)准确性的比较
折叠 骨龄与生长发育基础知识骨龄与生长发育基础知识
骨龄是什么?(原创)
如何选择、使用骨龄评价标准
孩子身高异常怎么办?
预测身高应注意生长发育规律的种族差异
CHN法骨龄标准已不适用于当代中国儿童青少年的骨龄评价
骨龄的正常范围是多少
如何看待骨龄评价的误差?
骨龄预测身高需要注意的事项
测骨龄对于矮身高(矮身材)的三大用途
除评价骨龄外手腕部X线片还有哪些用途?
儿童肥胖的九大危害
诊断儿童期超重和肥胖的八个方法
儿童肥胖的七大原因
儿童肥胖的预防(含贯穿生命周期的预防肥胖的建议)
儿童肥胖治疗的三个基本原则
儿童肥胖的六个治疗方法(附国际共识会议肥胖症工作组的建议)
矮身高与肥胖的关系
性早熟评价、病因、与身高的关系
性早熟诊断的六个注意事项
性早熟的治疗
什么是特发性矮身高(特发性矮身材)
诊断特发性矮身高(特发性矮身材)的四个步骤
特发性矮身高(特发性矮身材)儿童治疗时应注意的三点
特发性矮身高(特发性矮身材)治疗方案研究
诊断生长激素缺乏儿童的四个步骤
生长激素缺乏的治疗
什么是小于孕龄儿(SGA)
小于孕龄儿(SGA)的生长和发育问题
小于孕龄儿的代谢问题
小于孕龄儿的成年期问题
特纳综合症(TS)的诊断
特纳综合症的心血管先天缺陷
特纳综合症(TS)的心电图、主动脉夹层问题
特纳综合症的筛查和生长激素治疗的影响
特纳综合症的常规保健和主动脉扩张监测
特纳综合症的妊娠和运动
特纳综合症儿童的淋巴腺和泌尿系统的医疗处理
特纳综合症的眼、耳和口腔正畸
特纳综合症的自身免疫、皮肤和骨骼
特纳综合症促进生长的治疗
特纳综合症的青春期诱发及过渡到成年卫生保健
特纳综合症的心理和教育
特纳综合症成年的心理问题及建议
成年特纳综合症病人的医学追踪
成年特纳综合症的肝脏疾病、肾功能和骨代谢问题
成年特纳综合症的冠状动脉疾病、甲状腺、乳糜泻和卵巢激素替代
成年特纳综合症的生育、计划生育和卵巢功能
当代儿童骨龄发育提前了,为什么成年身高反而还增高了?
G-P图谱测骨龄法和TW计分法骨龄标准的由来
《2006年世界卫生组织儿童生长标准》是否适用于中国儿童?
为什么提倡以标准差单位(SDS)表示生长学数据?
骨龄与生长发育评价基础(一)
骨龄与生长发育评价基础(二)
折叠 成年身高预测成年身高预测
成年身高预测的基本问题
预测成年身高的方法(一)—B-P法和TW法
成年身高预测的方法(二)—RTW法、Onat法和靶身高身高预测法
预测成年身高的方法(三)—婴儿期-儿童期-青春期生长模型、系数法和身高潜力指数法
成年身高预测的方法(四)—生长异常儿童的成年身高预测方法
不同国家对不同成年身高预测方法的比较(一)-瑞士苏黎世大学的Zachmann et al.
不同国家对不同成年身高预测方法的比较(二)-1980年,美国康涅狄格大学的Harris et al.
不同国家对不同成年身高预测方法的比较(三)-1990年,德国佛莱堡大学儿童医院的Bramswig et al.
不同国家对不同成年身高预测方法的比较(四)-1995年德国Kinderklinik 大学的Sperlich et al.
不同国家对不同成年身高预测方法的比较(五)-1997年,美国维吉尼亚大学健康科学中心 Roemmich et al.
不同国家对不同成年身高预测方法的比较(六)-西班牙卡洛斯大学医院的Bueno Lozano G et al和荷兰伊拉兹马斯大学,索菲亚儿童医院Waal et al.
关于TW3预测成年身高的比较研究
影响成年身高预测准确性的因素
折叠 骨龄在体育领域中的应用骨龄在体育领域中的应用
骨龄评测需要注意的几点--“白宝祥事件”所引发的几个问题
儿童青少年体育竞赛中的骨龄应用问题
少年运动员的发育成熟度特征
儿童少年骨龄与身体大小的关系
运动员选材应用骨龄应注意的问题
儿童少年骨龄与力量和运动素质之间的关系
儿童少年骨龄与无氧运动能力的关系
儿童少年骨龄与有氧运动能力的关系
竞技体育运动训练对少年儿童发育的影响
如何在青少年体育运动竞赛中使用骨龄
青少年体育比赛为何使用新骨龄标准-中华05(代替CHN法骨龄)
青少年比赛中应用骨龄确认年龄有科学依据吗?
运动员生长、青春期发育、骨成熟和骨量积累
折叠 骨龄在司法领域中的应用骨龄在司法领域中的应用
司法程序中的青少年骨龄测定:基于证据的医学原则
青少年活体年龄推测的程序、方法与标准

回到顶端 
致力于推广适合当代儿童的骨龄标准|提供最好的骨龄应用、生长发育评价软件及相关服务
返回首页 |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冀ICP备19020888号 | Email:28655941@qq.com | 电话:400-600-8865    0311-86857583